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体育

联通计划两年内清退2G网络重点推物联网和

发布时间:2019-03-04 18:09:35

联通计划两年内清退2G络 重点推物联和4G

作者:未知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中国联通拉开清退2G络大幕

张靖超

4月13日,中国联通()官方表示,正全面推进2G客户向4G络的消费升级工作,将采取免费更换卡、赠送体验流量、优惠购机等多种优惠措施,协助现有2G客户升级为4G络。在此过程中,现有2G客户服务不受任何影响。

这意味着近日来甚嚣尘上的中国联通2G开始退的消息得到了确认。

对于2G退的时间表,一位中国联通内部中层人士向《中国经营报》透露,公司计划用两年左右时间完成2G络的退出工作,腾出的站点和频段资源中,大部分将用于物联和4G络建设。对此,中国联通方面未作具体回应。

对于其竞争对手,中国移动方面向本报表示,暂无2G退计划。中国电信方面则表示将视VoLTE(基于IMS的语音业务)络建设情况而定。

飞象CEO项立刚分析认为,2G退将会减少当前中国联通的日常运维成本,同时还可减少增强4G络覆盖的投入支出。

真伪4G络

2G络诞生于1991年,是第二代通信技术规格,以数字语音传输技术为核心,但无法直接传送如电子邮件、软件等信息,只具有通话和一些如时间、日期等传送的通信技术规格。

自我国移动通信市场诞生至今,2G络一直承载着用户的语音通话、短信收发的需求。即使在4G络建设步入后期、相关技术已经成熟的今日,国内三大运营商的4G业务由于缺少volte络支持,用户在拨打、接听时,终端的络信号会自动切换至2G络环境下,导致连接着的4G络暂时断开。

正由于此,当前的4G用户界面上方,会同时出现4G与2G的字样。

其实,目前的4G络只是承载流量传输的,真正的4G络,语音、短信等基础功能是需要由VoLTE络来承载的,这样的话,除非用户自行选择断开蜂窝络(2G/3G/4G络)连接,否则与4G络会始终处于连接状态。一位中国移动的人士这样告诉。

本报注意到,此次中国联通选择将2G络逐步退出,进而接替2G络的并非volte络。

公司是要用3G来承载2G。上述中国联通人士这样告诉,3G是2G的一个升级版,除了能够承载语音、短信外,也能够接入互联。

经多方求证,本报了解到,即使以4G+3G的组合代替现有的4G+2G,用户在拨打、接听时,4G络仍会暂时断开,直至通话结束。

实际上,3G顶替2G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况且当前仅存的2G用户以老人机用户为主,他们对上的需求较弱,所以即使4G络暂时断开,相比于现在也没有造成后退,因此不必担心。项立刚分析认为,运营商从2G退中的直接受益是成本降低,这对于运营商提速降费会提供支持,用户会成为间接的受益者。

降低运营成本

电信分析师付亮向本报透露,关于2G退,早在2016年末,三大运营商便已提上日程。

至于中国联通率先宣布2G退计划的原因,付亮认为,一则是在资金与资源上相较竞争对手而言较为紧缺,二则是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的VoLTE络尚未完善。此外,中国联通的3G络所采用的WCDMA制式络是三大运营商中为成熟的,也是国际应用广的3G络,而且既可支撑语音,也可接入互联,短期内作为4G络的补充仍有价值。

市场调查机构智研咨询发布的《年中国互联+移动通信终端设备市场研究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三大运营商对于3G络的总投资方面,中国联通达2443亿元,力压中国移动的2250亿元登顶,且远远甩开了中国电信的992亿元的投资额。

多的投入也为中国联通在3G时代带来了的用户体验。此外,得益于络制式,从多家站的测评结果来看,中国联通的3G络在速测评方面均于其余两家。悬殊的结果显示,中国联通的3G络速度是其余两家运营商的3倍。

然而,3G络的建设仅过了大约5年时间,尚未进入收割期的中国联通就迎来了4G大潮,被迫将2G用户和3G用户向4G迁移。

由于用户基数较小,目前中国联通的2G用户较少,不过500万户,尤其是采用逐步退出的方式,对公司整体影响不会很大。上述中国联通的人士这样说道,中国联通在2017年基本追赶上了行业的步伐,但是4G络的深度覆盖还需要继续加强,2G络占据的低频段资源对此是非常有价值的。

而在另一方面,当前中国联通正在4G、物联等领域的商用进行投入,2G基站已经使用近20年,老化严重,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维护。

反观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暂时的按兵不动,项立刚认为,两家公司的3G络质量较差,若将2G退,则难以保证语音通话、短信收发的服务质量,因此需要将VoLTE络完善后再做打算。

这一观点得到了付亮的认可,二人均认为,在未来4至5年内,三大运营商会将2G和3G络彻底退出,而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很可能会宣布将两种络同时退出、关闭。

迟到的2G退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联通清退2G络的举动在业内并非首次。从行业发展趋势看,减频2G络也是大势所趋,国外不少运营商已经关闭了2G络。

2017年1月,美国的ATT、加拿大Bell、Telus等运营商纷纷关停2G络;2017年4月,三家新加坡运营商M1、Singtel、StarHub,以及澳大利亚的第二大电信运营商Optus也关闭了2G络;2017年9月,澳大利亚运营商沃达丰关闭2G络。

相比之下,国内的运营商动作较为迟缓,即使中国联通个宣布开始2G络的清退工作,但依然表示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

联通计划两年内清退2G网络重点推物联网和

至今尚未真正关闭2G络。

对于这一时间差,上述中国联通人士告诉,一方面,国内的2G用户数量尚存在一定规模,特别是中国移动的用户基数较大,即使2G用户比例较小,但数量依旧庞大;另一方面,2G退后,语音业务无法进行良好的衔接。

照目前的运营思路,通过VoLTE技术让4G LTE络来承载话音业务,因此,2G退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VoLTE非常成熟,保证不次于2G络的语音通话质量。然而现阶段而言,三家运营商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络侧、终端侧都需要尽快普及支持VoLTE的终端。项立刚说。

付亮则提出,这一时间差,也与国内移动通信行业起步较晚有关。

国内的3G发牌时间是2008年左右,而欧美国家是在1998年到2000年之间就已经将3G络商用了。中国移动是国内个获得4G牌照的运营商,但依旧比国外晚了5年左右的时间。付亮说。

一般而言,一种通信络从开始商用、到成熟、再到进入收割期、为下一代通信络进行研究、投入,十年左右的时间是比较适合的,但我国的移动通信起步相对晚了一些,一直在急速追赶,所以3G还未成熟就直接跳进了4G。付亮说,值得庆幸的是,经过20多年的追赶,我国当前在移动通信领域已经不再处于追赶者的水平,而是和先进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甚至在某些领域还是引领者的角色,因此将来很难再出现牌照发得较迟、退又晚的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