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美食

让廖凡参演邪不压正姜文只用了两句话

发布时间:2019-04-10 19:44:01

让廖凡参演《邪不压正》,姜文只用了两句话

朱潜龙被四枪毙了命。李天然的两颗子弹,分别射进他的小肚,穿入前额。

在张北海的武侠小说《侠隐》里,这是个出场不多的角色。第二次露面,就是结局,他倒在墙角,血盖住大半张脸。

四年前,《一步之遥》上映不久,廖凡就知道姜文拿到了小说《侠隐》的版权。他早早看了原作,很好奇姜文世界里的北平旧时光。廖凡期待姜文再找上自己。2016年,这愿望实现了。

他成了电影《邪不压正》中的习武者朱潜龙,在北洋年间勾结日本间谍根本1郎,杀了师父一家。目睹一切的李天然侥幸逃脱,被美国医生救下,以后赴美学医。1937年,李天然带着特工身份回国复仇。故事在七七事变前夜展开。

剧本改编了很多,廖凡拿到了密集的台词。跟次与姜文合作《让子弹飞》不同,那时廖凡饰演的麻匪老三台词寥寥,他需要在镜头前思考各种出彩的站位。这一次,廖凡发现很多准备都失效了,姜文要演员更多的现场反应,拍他的戏,就是带着一个专注的心去。廖凡对《中国周刊》说。

先是纯粹想和姜文再拍一次戏

让廖凡接下《让子弹飞》,姜文只用了5句话。

那是将近十年前,姜文问廖凡在干吗?廖凡说,休息。他接着问,为什么不拍戏?廖凡告诉他,没好戏。姜文便让他跟着自己拍。廖凡想看剧本,姜文说剧本还在改,转而问他会不会骑马。廖凡回答,不会。姜文便敲定,明天去骑马吧。就这样,事成。

合作以后,廖凡就开始期待下一次。他心心念念着,《一步之遥》没被带上。直到2016年春天,姜文又来了。相似的开场,你忙什么呢?廖凡说,拍戏呢。

你来我工作室坐坐吧,好久没见了。姜文的第二句话,已经让廖凡感觉到了召唤。

这个新戏姜文准备了很久,迟迟未动。在《让子弹飞》拍摄到后期时,正赶上2010年跨年,剧组聚在一个房间里饮酒聊天。姜文忽然说,我们在坐的,都签一个协议,还要再合作。那时,姜文没提具体的事儿,廖凡倒是牢牢记下了这个约定。

直到这次来,廖凡料想,姜文肯定是有动向或者有准备好的东西了。他动身去找姜文,果然得到了要开拍的答案。姜文冲他说,再来玩一玩。廖凡立马答应,那你剧本呢?姜文告诉他,早写好了,只是还没动手分配角色。可这次见面,廖凡既没看见剧本,也不知道自己的角色。

隔了一阵,姜文来喊廖凡去试机器。廖凡疑惑,什么也不知道,就开始试机器了。到了姜文工作室,低照度的灯光投在一张桌子前,拍摄的机器摆着,彭于晏出现了。廖凡和彭于晏此前见过面,但其实不太熟,姜文让他俩换身衣服坐下随便聊天。

廖凡穿了个长衫,彭于晏搭了身西服,坐到桌前,喝着威士忌说起话。聊投入了,廖凡习惯性地拿出雪茄。摄影师拿着机器对着他们拍,姜文凑到镜头前一看,高兴起来,哎呀,这个好,这个好!

廖凡和彭于晏以为姜文在夸他俩,就问,导演,你觉得是哪方面好?这灯光真好,拍出来这低照度真好,怎么那么好啊!

第二次见面就这样结束了。

大概半个月后,姜文终究提到了剧本,给你看看吧。廖凡说,太好了。1去,廖凡拿到两三页纸,只有开头的两场戏。等他看完,姜文问,你觉得怎样?廖凡说,挺有意思的。姜文给了他一个保证,后面的戏会和你现在看到的一样精彩,而且场场精彩。

廖凡这才知道自己演的是朱潜龙。因为依照小说,戏份是相当少的,但姜文对原著改动很大,廖凡很想知道人物在其中的走向。先是纯洁想和姜文再拍一次戏,再是想看看他来诠释一个老北平是怎样的感受,而且里面有复仇、工夫这些元素,都想看他独特的表达。廖凡对《中国周刊》说,如果早几年拍,我就要争取一下我师弟(李天然)的角色。但中间已隔了好几年,我觉得再要去演就不太合适了。

不要预设

再次接触剧本已是2016年底了。时间过了半年,开拍在即,廖凡终究看全了剧情。

剧组一起在西安围读了三天。然而,姜文告知他们,这只是一个大概。果不其然,等到开拍的那天,台词本重新被递上来,词儿全变了。二3十个来回的对词展开在廖凡眼前,马上准备开拍,我就觉得台词怎样这么长啊。

以后,廖凡知道,只有在拍戏当天才会拿到具体的内容和台词。

一场在拍摄关于6国饭店场景的戏里,演员被通知,这只是一场简单的戏,大家大概就是饮酒聊天,至于具体聊什么,待定。廖凡到了现场,就看见导演组在安排群众演员,密密层层的人占据着封闭的俱乐部各个角落。

他的位置在主桌。一看布置好的灯光打下来,廖凡正高兴着能进入场景了,3张台词立马被递了过来,他一看,全是自己一个人在说话,立即崩溃。我觉得临时改词已经不太可能了,你能把它说出来就可以了。廖凡说。

跟以往拍戏不同,廖凡感觉到在姜文的场景里,现场即兴发挥是随时随地的。

次接姜文的戏,他没太多台词,一直站在一旁,总在想,这个时候是否是应当把这个位置站好,在众人当中把脑袋露出来。他学会骑马,练了两个月肌肉,知道,他不需要你做更多的预设,你背好了词,他觉得你太熟了。他就要你半生不熟的状态。廖凡回想。

姜文会给演员很多次训练和排练的机会,但其实,让大家试着走一走戏的时候,就已经在拍摄了。这个进程里,摄影和演员要去适应的是节奏,他只会说快和慢,只要到达他心目当中的一个节奏,他不会说更多让你发晕的指点。在把握节奏上,廖凡会经历一场戏好几条的拍摄。

跟许晴的一次对手戏中,廖凡把许晴按到审讯房的墙角。由于节奏不够迅速,接连拍了四五条,以至于我把许晴的肩膀都快掰折了。,许晴特别小声地冲着廖凡说,弟弟,咱们可以稍微轻一点

在廖凡的了解中,姜文对作品的人物要求得比生活中更加抽离,或更符号化一些。廖凡抛开预设,常常不知道自己在现场默戏的状态如何,不预设眼神,也没有留意过自己该使用甚么眼神,进入无意识的感觉里。

两度合作过的导演刘奋斗评价过廖凡拍戏的模样:每个细节都在脑海里揣摩,要把台词、动作配合起来,坐在那儿都是傻呵呵的。

有时候,片场有人问他,你在想什么呀?廖凡说,我在默词啊。对方总说,老看你不说话,挺凶的。廖凡完全没有注意到,好像我这个人一心不能两用,不像有些演员一边演戏一边还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现场长什么样。

《邪不压正》拍了五个多月,在那之前,廖凡和彭于晏到山里的封闭式基地训练体能,对于此前在演徐浩峰的《师父》里的咏春拳积累,这些并不特别难以适应。可拍摄开始后,他才发现,这些准备的拳法是用不上的,里面的打斗全是死磕。

廖凡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把这样的戏定义为小众,小众就意味着这是不多的好东西。

我觉得暴光度挺够的

很多人在2014年柏林电影节之后才认识了廖凡。对这个举着金熊的影帝,大众贴上低调和大器晚成的标签。

廖凡总是公开表示,自己从不缺戏。这么多年,他都是在享受兴趣,而不是等待熬出头。

对表演的兴趣,他始终把源头指向了幼年。父亲廖丙炎是湖南省话剧团团长,看着父母的表演,自己潜移默化走上了这条路。

考上上海戏剧学院以后,他一度是明星学长。毕业前,他演了自己的部电视剧《北京深秋的故事》,和陈坤、李亚鹏、孙红雷搭戏。拍完之后,导演滕文骥说,小伙子不错,有前途。廖凡很高兴,一晚没睡。

那时候,同班同学李冰冰、任泉早已出去拍戏,廖凡一直在学校排着话剧等实习机会。而梦开始的地方还是在北京,考入中央实验话剧院后,孟京辉看出了他表演中的狠劲。

孟京辉眼中的廖凡是独特的,虽然外表青涩,但在人群中,眼神、做派、说话,让人一眼能看出不一样。

早在2004年和2008年,他和刘奋斗合作的《绿帽子》《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就前后取得了新加坡国际电影节男演员奖及金马奖男主角提名。他也演太高票房的商业片,甚至是献礼片中的朱德。他曾以为,去柏林拿奖之前,很多人都知道自己。

但终究,他被人认为戏红人不红。导演刘奋斗分析过缘由,是廖凡的脸不讨好,既不是小生,也不是丑角。

相比在拍《邪不压正》时的无意识状态,很多时候他会清楚地记着每一个细节,乃至会记得拍摄时候的天气,每一条拍摄了多少次,乃至出过甚么错。

比如《绿帽子》,有一个简单场景,他记得自己拍了38条。那是一个愤怒的男孩,他的女友出了轨,他劫持人质,开枪自杀。这个角色是他主动换来的,由于原定的演员没来成。廖凡举着枪表达了自己年轻的愤怒,但他太用力了,在对手戏里打伤了女演员,还把装着两颗假子弹的枪紧紧顶住女演员的头。

刘奋斗觉得有点儿过了,他形容,这是很强的舞台感。这38条,都是由于想得太复杂。

廖凡曾说,那时的自己太想往好里演。而今年6月16日,他坐在上海一家酒店房间的椅子上,不愿意再谈细节,说着点到为止的话。在等待上海电影节开幕前,媒体一家接着一家走过来,他熟练地笑谈。

但他是畏惧过的,在拍《建党伟业》摔下马受伤后,他在想演戏这件事值不值得。他事后跟媒体坦承自己的泄气。那次,手术进行了8小时,他的左肩被打入12颗钉子。他带着悲伤进入《白日焰火》的拍摄,零下二十多度的东北,他说自己能感同身受一个片警心里的潦倒。

他还是喜欢这样小众角色,觉得这些角色都跟自己有些关系。

他举了个例子,在戛纳电影节之前,他和剧组坐车到走红毯的地方,看见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小伙子,穿着一身红衣服和黑裙子,他在挥着手问谁有入场的票。第二天,廖凡又看见了他,人群中,他涂着荧光绿的唇彩,还是顶着一头红发走着,我觉得这样的人就挺逗的,很鲜活。他喜欢这种鲜活。

6月23日晚上,《创造101》的决赛现场,廖凡和彭于晏出现在舞台上宣扬新片。他没有太多表情和肢体动作,不和舞台边上的女选手互动,僵硬地完成主持人让他做的比心的动作。一切都符合观众心中低调和不善表达的廖凡人设。一周之前,周围的人都在劝自己参加综艺,但是他不太想去,他觉得自己不太需要上那些节目推广自己,而终究,他还是出现在了《创造101》的现场。他没有公众想象中的那么闷,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但只是不太愿意把自己刻意打扮得逢迎与鲜亮。

拿到柏林影帝后,他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的1句台词被反复提出来:出来混,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你是为生活所迫,而我是喜欢干这一行。这是媒体赋予他的标签,一个酷爱这一行但并不在乎知名度的演员。

而他自己却说,我觉得暴光度挺够的。而且我挺高调的。他反应很快,嘴里京味儿十足,说话时喜欢笑。(中国周刊)

鼻塞咳嗽怎么治疗
鼻塞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宝宝鼻塞如何缓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