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法律

《安踏,永不止步》連載(9):大康鞋城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发布时间:2019-03-06 16:14:24
《安踏,永不止步》連載(9):大康鞋城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大康鞋城

  筆生意讓丁志忠做成了,但是他遭到其它商場回絕的事情并沒有停止。細心的丁志忠發現,商場在拒絕他的產品的同時,也在不斷尋找貨源——商場作為渠道,本身并不從事生產。經過一段時間摸索與打探之后,他發現不少規模一般的商場都會到鞋業批發中心去提貨,而且其中一個批發地點被多次提到,它的名字是——大康鞋城。

  對于從小在只考慮生產、不考慮銷售的代工的鞋廠里長大的、年紀還小的丁志忠而言,批發這個詞匯的含意,他還是不太能理解,所以他覺得有必要去那里看一看,他相信在那里有值得他學習的東西。經過一番折騰之后,丁志忠到了一個鞋業集散地(批發市場),大康鞋城。我相信,哪怕從遍地是鞋的晉江來的丁志忠走進大康鞋城,也是暗暗吃了一驚——這里是鞋的世界,不斷有鞋被運走,又不斷有鞋被運來,討價還價之聲不絕于耳,(陳士信作品)熱鬧非凡。

  于是,我查閱了一些關于大康鞋城的資料,找到了一個大康鞋城。它位于北京市豐臺區開陽路,與北京市僑園飯店毗鄰。其官方資料介紹,數百廠家入駐在大康鞋城,匯集了國內外品牌,高中低檔齊全,千余品牌、萬種款式;批發業務已覆蓋華北、西北、東北等地,甚至涵蓋了東南亞、東歐等國家和地區。這個鞋城曾經打造出多個知名品牌和一大批百萬富翁。這個市場年成交量居全國同類市場首位,為中國鞋業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然而,它正式創建的時間是1996年。

  然而我推斷,丁志忠扎進的就是這個鞋城,而且名字就是大康鞋城。

  出人意料的是,大康鞋城竟然是非法建筑,并且長期存在。據2002年2月11日《中國建設報》報道,北京兩處違法建筑——大康鞋城和“鑫鑫福海”服裝早市globrand.com終于要“壽終正寢”了。更讓人意外的是,這個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多次引起中央級別的新華社的關注,于2001年接連播發了《北京一違法建筑“壽命”為何能延長》、《違法建筑竟將規劃局告上法庭》、《這個非法市場還要撐多久》等稿件,劍鋒直指大康鞋城。2002年北京市召開環境整治大會,會議上大康鞋城被勒令迅速拆除。這是怎樣一個魚龍混雜的是非之地,一個催生了無數富豪的寶地,或許丁志忠至今對北京記憶深的,還是這個鞋城。

  看著忙忙碌碌、利來利往的人流與鞋流,丁志忠似乎豁然大悟——有必要天天起早摸黑地上門推銷鞋子?在這里找個位置,每天等著這些人上門不就行了?而且一個攤位,比一個背著鞋的推銷員,給人的信譽和信任感大多了。

  說干就干!想到就干!這是閩南文化“愛拼才會贏”的重要內容之一。

  隨后丁志忠立馬到大康鞋城管理機構洽談,手上頗有錢糧的丁志忠很快租下了一個他滿意的柜臺。丁志忠手上有錢,這是真的,來北京之前的一萬塊加上剛賣掉不久的600雙鞋,此外他幾乎不用考慮進貨的款項,因為發貨的是他老爸——手頭緊張,先欠著嘛,反正是自己人。丁志忠把批鞋賣掉的激動心情很快沖淡,因為接下來他要應付的是全新的批發業務。

  就這樣,丁志忠正兒八經地租了一個柜臺,正兒八經地批發起鞋來了,確切地說,是批發起了運動鞋。這對于他,并不難,因為他擁有充足的資源,除了手上有足夠的流動資金,更大的支持則來自于背后的家族代工鞋廠。丁志忠開始在柜臺后面忙碌起來,有客商上門的時候,他要好生接待、介紹、談判,商談成功還要忙著出貨、收錢,空閑的時候要與家族工廠聯系發貨,(《安踏,永不止步》陳士信作品)并不時發回對產品的要求及建議的市場信息……

  我曾閱讀過不少關于丁志忠先生在北京時期的報道,其中有幾篇煽情地說,“憑一己之力成功銷售出了600雙鞋”。或許只有丁知道,其實他賣掉那600雙鞋,不能說是輕而易舉,但是也沒想象的那么難。或許他此次的北京之行,重點并不是其推銷能力,而是勇氣和對未來的判斷。或許他那個時候在北京的重大收獲并不是那600雙鞋,走進大康鞋城、設了個柜臺或許才真正起到作用。

  讓我們來粗略分析一下,1987年中國的市場環境。其時,改革開放已有9年,中國經濟得到初步的發展,加上良好的社會背景,人民群眾受壓制的消費需求得到了釋放;然而初步發展起來的商品生產只能部分滿足,社會處于絕對的供不應求情形。換句話說,在那個時候,愁的還是沒東西買,而不是沒東西賣,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生產=銷售”。在那個年代,只要有產品,基本上能夠輕易售賣出去。整個社會大環境,對于包括丁志忠在內的從事商品貿易人員是大大有利的。況且丁志忠還有自己的獨特優勢,因為嚴格來說,他的柜臺并不只是簡單的商品貿易機構,而是家族工廠的直營銷售部,丁志忠可以輕易獲得無須經過二手交易的成本價產品,并且品質絕對有保障。從事過商貿的讀者或許很清楚,對于跑量的批發業務,價格優勢是核心的競爭力,再加上品質有保障,那就是“戰無不勝”了。當然,那是在中國市場經濟初期,(陳士信作品)消費者的需求更多還是停留在產品功能的物質層面。

  我之所以對關于丁志忠先生白手起家的報道“耿耿于懷”,是因為其背后靠著一座大山,也就是其父親與人合辦的鞋廠。其實這也是他的先天優勢,曾有一位國內領先的男裝品牌總監表示,出生于一個富豪家庭,這也是一種成功。經歷足夠的人生磨礪,對成功與事業充滿渴望的人,在疲憊之后的肺腑之言。然而我應當公正記錄的是,丁和木的鞋廠只是一家極小、不起眼的小工廠。家族工廠支持著丁志忠的時候,我們不應忽略了一段時間之后,他的批發業務上了規模,從而給工廠帶來的機遇。對于OEM工廠,只要獲得足夠的訂單,企業就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飛速發展。2008年一天,丁志忠當選《海峽都市報》“年度封面人物”,該報在福建當地發行量很大,當然這樣的榮譽對于擁有國家級稱號的丁先生無關緊要。但《為什么是丁志忠》一文的一句評論,總結這一節非常合適——

  他現在擔負的責任,已超越了家族的期望,并進入了社會公眾的視野。痛经的时候吃什么食物
风湿性关节炎怕什么
吃什么水果会消肿止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