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游戏

记者手记体操馆未闻国歌此愿何日偿

发布时间:2019-06-07 21:22:39
孩子感冒能吃优卡丹吗
小孩不流鼻涕但咳嗽
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

里约热内卢8月16日电 题:手记:体操馆未闻国歌 此愿何日偿?

张素

中国体操队在里约奥运会以两枚铜牌收官,想在体操馆内听到《义勇军进行曲》的心愿还未得偿。

首场体操资格赛虽在8月6日,其实从更早的赛台训练开始,就已进驻这里。

里约奥林匹克体育馆是为泛美运动会而建,既可举办体育赛事,也可供演唱会使用。是以守在这里,旋律不绝于耳。现场DJ善于调节气氛,时而有热情的桑巴,时而有凉爽的巴萨诺瓦,还有潮流电音、说唱音乐。

中国选手邓书弟在双杠决赛中获得第四名。图为邓书第赛后接受采访。 张素 摄

但在开赛后,所有的耳朵都竖起来等待那一刻:奏响谁家国歌?

盼望着,盼望着,结果听了4遍《星光灿烂的旗帜》,两遍《天佑女王》和《君之代》。还有俄罗斯、乌克兰、德国、希腊、荷兰以及朝鲜的国歌各一次。

自1984年以来,《义勇军进行曲》从未在奥运会上“失声”。北京奥运会时体操馆内播放了9次,4年前在伦敦也有4次回响。可惜今届赛事,中国体操队恰逢低谷,主要竞争对手又值鼎盛,致使行前筹谋的五六个夺金点无一实现。

竞技体操赛事期间有两日穿插了蹦床决赛。蹦床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才被列入正式项目,中国蹦床队已有3金1银3铜,这次又在男女项目均派出“双保险”,是以大批中国聚集于此。

当地时间8月15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体操男子吊环决赛中,中国选手尤浩获得第六名。 盛佳鹏 摄

结果还是听了加拿大国歌和白俄罗斯国歌。然后大伙相互提醒,以后慎用“双保险”一词。

赛场内未闻国歌,混合采访区里却时闻啜泣声。

中国“蹦床公主”何雯娜接受一轮又一轮的采访,泪无断绝。在这场谢幕战,她距离领奖台仅有一步。“裁判对每一个运动员的审美和评审不一样,我接受。”她委屈地说。

中国体操队内毫无奥运会经历的小将们也“绷”不住了。沉毅的尤浩、逗趣的刘洋、乖巧的王妍、甜美的范忆琳、倔强的商春松,都在混采区哭出声,有的情绪失控到不愿再接受采访。

哭泣固然是释放情绪的一种方式,但这些看上去过于沉重的泪水,令人心酸。

体操赛场其实可以不必这样。虽然未闻国歌,倒不妨捕捉其他天籁之音。

有新莺初啼。印度选手卡尔马卡尔一举闯入跳马决赛并得到第四名。她是位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印度女子体操运动员。

有和音对唱。朝鲜女选手洪恩贞和韩国女选手李恩珠曾在训练时亲密自拍,引得媒体纷纷称赞。

有《传奇》。乌兹别克斯坦女选手丘索维金娜已是第七次征战奥运会,虽然没能站上领奖台,但她得到的掌声和敬意不比任何少。

有《信仰》。德国男选手带伤上阵,完成整套动作,帮助队伍晋级男子团体决赛——尽管他们终站上领奖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也许,奥运会体操比赛的乐曲高潮不仅是有14次机会奏响国歌,也包含着无数叹息声,声声催人奋进。这一曲已近尾声,兴许下一段又是华丽乐章,还请卸下重负,滚动,前进前进前进进!(完)

小儿感冒药中药推荐
小儿感冒药如何选择
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