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故事

的木偶剧本

发布时间:2019-02-27 22:05:42

《的木偶》剧本

主要人物:

叔河:男,65岁,民间木偶艺人;

志敏:男,30岁,叔河的儿子;

彩玲:女,26岁,农民;

吉叔:男,62岁,彩玲的父亲,民间木偶艺人;

其他群众演员若干名。

主持人:闽南提线木偶戏古称悬丝傀儡闽南民间俗称嘉礼,又名线戏。嘉礼担是演木偶戏的艺人用来装木偶的箱子,民间木偶艺人就是挑着它到处演出,当地人一看到挑嘉礼担的就知道是来演木偶的,也称演木偶的为:挑嘉礼的,他们行头也称为:嘉礼担。三年前,家乡发大水,下大雨的时候,志敏的母亲从地里往回赶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河里,第二天才找到母亲的尸体,让志敏气愤的是父亲回来时,已是第三天了,安葬母亲后,志敏离开了这村庄,三年后,志敏与父亲的相见竟是从父亲的失败表演开始,从一个非常普通的晚上开始的。

1.村景傍晚外

村里祭祀节,祖祠里正演着木偶戏,这是一小型民间习俗活动,乡里大人们正忙着手上的祭祀活,只有小孩子坐在戏台前看叔河他们在演戏。

镜头从戏台拉出时,有一年青人站在戏台不远处也看着戏台上的木偶表演。

志敏身背一行李包,耳朵里还塞着耳机,一看就看出是城里时尚的年青人。志敏摘下耳机,往戏台后面走去。

叔河此正演着手上的木偶,没注意有人站在旁边,等他演完这尊木偶换另一尊木偶时,突然,看到眼的志敏,灵活的手僵硬了,正唱的词也忘了,原本要换的木偶忘了抽象了,手就停止了。

这时,台下的孩子大喊:没戏了,没戏了

17.古董商家晚上

志敏来到古董商家,正要推开门听到屋里吉叔在说话,他站在门外听

吉叔:这下你可赚了一笔了,你答应给我的那份什么时候给我?

古董商:给,这是一半,等卖出去后再给你另一半,行吗?

吉叔:行,要不是这傻瓜,这木偶过几天就被闽台馆拿走了。当年就因为叔河有担木偶,才得到我心爱的女人。现在终于木偶由他的儿子交到我手里,是天意。

志敏推门进去,吉叔与古董商吓了一跳,志敏把钱往桌上一扔,提着木偶就走。

吉叔半天没回过神,古董商看志敏走,没无话可说。

18.叔河家日内

叔河躺在床上,桌上的音响放着一段南音,彩玲拿药给叔河吃。志敏提着一尊木偶进屋,在叔河面前舞动着,父亲看着笨手笨脚的儿子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很安详很幸福

字幕: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泉州提线木偶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主持人:叔河累了,他真的很想休息了,至于儿子将来的问题,叔河也没想过,也实在不敢想得太多。虽然志敏生于在这片土地,但是他喜欢外面的世界,将来是否也接下这担木偶,谁也不知道。目前针对传统文化消逝,后续乏人的状况,国家出台一些扶持政策,我们也希望民间文化艺术代代相传。

2.村景傍晚

傍晚时的村景、村貌。

3.叔河家傍晚内

叔河端上一碗刚煮好的鸭肉,志敏坐在饭桌旁,饭桌上摆满了叔河刚煮好的饭菜,这些都是农村的土特产。

叔河:来,吃,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这白番鸭是从小爱吃的,。

志敏:我自己来,不用了,太多了。

也许是菜太多,还是志敏不习惯,一不小心,把一块鸭腿弄到地下,叔河忙附身下去捡起来,用嘴吹吹鸭腿上的土,放到自己的碗里。我紧皱一下眉头,叔河看到志敏的表情,有点尴尬。

正冷场时,吉叔、彩玲从外面进来。叔河忙起身去拿碗筷。

叔河:一起吃,刚煮好,你们来的巧。

吉叔:来得早好不如来的巧,口福,口福。

彩玲:志敏哥,你都三年没回来了。

吉叔:来,志敏,喝一杯,你现在是城里人了。

志敏苦笑了一下:什么城里人不城里人,还不都一样,叔河看到志敏喝酒,又用自己的匙子给志敏又装了一碗鸭汤,志敏没喝,用自己匙子去喝汤。

彩玲拿出一小木偶:志敏哥,不知道你来,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木偶是你你就很喜欢的,你离开时,我还没来得及给你,你拿着。

志敏:不用,现在这东西,玩具店多的是。

吉叔:叔河师,明天高际村的演出你去吗。

叔河:你们去吧,就一小过关戏,我就不用去了。

吉叔:那行,我跟瑞兴师去,你就留在家里,志敏回来了,你们好好聊聊。

彩玲:志敏哥,什么时候到我家坐坐。

志敏点点头:行

吉叔:来,叔河,志敏,我再敬你们一杯

4.日外屋门外

狗在屋门外的空地上来回走着,这是一条浑身发亮、让人望而生畏的黑狗,像只狼狗,它精干的身体和缎子一样的皮毛充分显示着它的高贵和不羁。充满了智慧和警觉的狗的眼睛。

5.吉叔家晚内/外

屋檐下摆着一些横横竖竖的竹凳。

吉叔与彩玲回去休息了。

叔河和志敏坐在竹椅上烫脚。

每个人面前的大木盆里都冒出大团的热气,两人十分舒服的样子。

月亮出来,群山环绕着山里人平静的生活。

望着黑漆漆的、无边无际的群山,儿子的眼里闪过一缕惆怅。

志敏:他们为什么要住在山里,除了山,没有别的。

叔河:谁说没有?想头,越苦,越有想头。人有想头,就什么都有了,人要是没有了想头,再好的日子也没有滋味。

志敏侧过脸来,看着叔河饱经风霜又平静如山的侧面,心中有无限的感慨。

叔河:就象祖宗传下的戏笼子咱们跑的这条戏路,说苦,是够苦的,可干久了,记挂的人多了,遇上的事多了,就觉得有干头了。

志敏:都什么时代了,城里人有几个人看这。

叔河:乡下与你们现在村里还是离不开它,的,既然干上了,就要干出个样子来。不冲别的,就冲这些乡亲,就冲他们住在这大山里

叔河转过脸,志敏已经起身:你的大山里的乡亲,唯独没有我的母亲。

说完志敏就自己走进屋。

6.叔河家早晨

因为早,还很静,偶尔有狗的叫声,水牛的叫声,孩子的哭声和断断续续的鸡鸣。

闽南有特色的水乡古民居,整座房子都是木质结构,墙壁上悬挂着农具,扁担、镰刀、筛子、扫帚等一系列用具。屋子的中央并排摆着二个大木箱,叔河正在非常熟练地整理箱中的木偶、很有序、很合理的往木箱里放。

叔河把箱中上面的一个木偶拿起来摆在厅中,摆上祭品,点上三柱香。

旁白:这木偶叫:加冠,是木偶戏担中为重要的一尊,每逢有什么节目,都得把它拿出来祭祀,这叫祭戏神。

志敏起床后,到厨房洗面,叔河祭拜完木偶后,坐在大厅里一张茶具旁泡茶,看见志敏走出房间,举了一下茶杯,意思让志敏过来喝。

志敏走过来,坐在茶具旁,端起一杯茶喝:这茶不象是安溪的铁观音。

叔河:是这里后山茶,自己种的高山茶。

志敏:村里什么时候种茶了?

叔河:你们走后没多久就种了,就是不成规模,也买不出好价钱。给祖宗烧点钱吧

志敏起身接过叔河的纸钱,做了一些祭拜的仪式,把纸钱烧了。

看见志敏在烧纸钱,叔河说:你烧完纸钱后,自己到厨房,早饭我给你煮好在桌上了。我去看看吉叔他们走了没有

志敏:知道了。

志敏一边烧一边拿起,把耳机塞入耳朵,快烧完时,把手上的一些纸钱就往火堆里一扔,起身到厨房准备吃饭。

早上有点风,把正烧着的纸钱吹起来,飘到厅里木偶箱旁边的布幕上,点燃了布幕,叔河想起有东西要拿给吉叔,正好回到厅里,看到布幕烧起来,大声一边喊志敏提水一边自己跑过去灭火。

志敏跑出一看,赶紧跑到厨房拿桶装水,叔河撕下布幕,把着火的布幕扔出大厅,然后提起大厅里的木偶箱往外跑。

志敏此时正提水出来,把剩余的火灭了。

叔河大声喊到:怎么这样,这要是把木偶烧了,你怎向祖宗交待。

志敏知道自己错了,没说一句话,站在那。

叔河接着喊:也不知道你妈怎教的,一点记性都没,就知道玩你的

听到叔河连母亲也骂,志敏发怒:你心里只有木偶,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们。你出去演出一走就是一二个月,我们母亲子俩人在家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当时要不是你出去演出,我妈也不会死。

叔河呆站在厅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看着儿子跑出去,才感到有点后悔。

7.村里外景日

志敏气冲冲地跑出家门。看到志敏跑出家门,家里的狗也跟他一起跑出来。

坐在屋檐下晒太阳、晒东西的村民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让我感到很不自在,无形中,让志敏感到我刚才的所作所为是错的,可志敏的自尊心又不愿认错。

8.村边小路日

志敏毫无目的地走在田间小道上,突然,志敏身边的狗往前一窜,就往不远处一个戴着一个大斗笠的人跑过去,因为斗笠大,人瘦小,人与斗笠之间极不和谐,以至志敏没认出这人是谁。

志敏正有点纳闷时,这狗已经跑到她身边,跳到她身上,她抱住狗,摘下斗笠,露出一张笑脸时,志敏这才看出原来是彩玲。

彩玲向志敏招手,此时的狗还在她面上、身上窜来窜去的,非常亲热。

志敏也不知自己是怎走到彩玲身边的,彩玲身边有一蓝子,里面装着一些菜。

在河边,彩玲把蓝子里的苦菜洗干净后,提着蓝子走在前面,志敏跟在后面。

志敏:我来提吧。

彩玲把蓝子给了志敏:你好像有事,是不是跟你爸

镜头拉出,村小路上,彩玲与志敏在路上边说边走,狗一会前一会后跑来跑去。

主持人:志敏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彩玲,这一路走来,彩玲也告诉志敏,自从他们离开后,叔河就一直是自己生活,这么多年了,叔河没忘记他们母子俩。志敏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听了彩玲说父亲的故事后,心里反而觉得对不起父亲。

9.村外景夜

几声狗叫声,村里很安静。也没什么灯。

10.叔河家晚大厅

在厅正中摆着一些供品,大厅两大木偶箱,箱里是空了,大厅两边多了两排木偶。

叔河在院子里,把一个胖胖的小木偶反复提拉,做各种姿势。

弄完木偶,叔河把木偶挂回墙上,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叔河低下头去抽烟。

志敏伸手也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叔河:我还不知道,你也抽烟。

志敏:不常抽,我妈回来,我就不抽。

叔河笑了一下,咳起来。

旺子从外面跑进来,趴在叔河的身边。

叔河捶着腿:你以后可别跟我学,为了抄近路老是蹚冷水,落了病不好治。

志敏:你有车不坐,干啥要蹚那冷水?

叔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该怎样回答。他深深吸了一口烟。

抽完烟,叔河开始忙起戏台,志敏在想帮忙也不知怎帮,只好看着。

志敏:今天先唱什么戏?

叔河:《加官进禄》,《八仙庆贺》。

志敏:要把椅子摆好吗?

叔河:不用了,没有别人,就我们自己。

志敏还是顺着刚才的话题说:其实以后有公路的路段,可以搭便车的嘛。

叔河:戏路就是戏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这担子里的木偶神着呢。

志敏:要不有钱了,也以买一台摩托车。

叔河:这么走踏实,这戏子就得这样,多少年来的规矩。

志敏:这规矩也该改改了。

叔河:能改得了吗,多少年了,老祖宗就想改,不都没改吗。

志敏:现在不是有这条件吗,只要想改,我觉得没什么没有问题。

叔河:挑着担子,走在路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这一下让这些戏偶坐上车,他们还不习惯。

志敏:怎不一样。

叔河:这木偶不是一般的木头人,它们通人性,它们跟你一样,有血有肉,象那些人整天想着投机取巧,那木偶还会有神吗?

志敏:投机取巧?以后电影电视都落到村村户户了,咱们还这么走啊走的,谁还要你的戏?

叔河不说话了,志敏也不说话了。

11.叔河家晚大厅

叔河弄好戏台后,开始表演木偶。

这场戏只为志敏一个人表演。

旁白:父亲提有二十多个木偶给我拜寿,我突然明白今天是我的生日,父亲在为我庆祝生日。

表演完后,他们坐下来休息时,志敏问叔河:这木偶担是怎来的?

叔河:民国初传下的,一次有木偶戏来村里演出,你曾祖父那时才十来岁,跟随戏班看了好几天的戏不愿意离开,师父见他天资聪慧灵敏,就收他做徒弟。

志敏:文革时,不是要破除吗?

叔河:那是你爷爷时的事了。在那时也很无奈。在乡干部一次又一次的政策宣传中,找来一些宣传资料,自己也编起一些配合形势的节目来。在村里开群众大会的时候,他搭起戏棚来,演了许多如《婚姻自由好》《除四害》《不做懒汉》等新编剧目。这样不但给干部带来很多的帮助,而且群众也高兴。晚上上半场是为开会服务演出的宣传戏,下半场是大家爱看的目连戏。

志敏:爷爷高明。

叔河:你爷爷心里着实美了好一阵。后来,县里还请你爷爷去参加宣传员代表大会,不但让他戴上红花,还让他上台领新福昌班的奖旗,你爷爷拿着这面红旗回来时,竟轰动了村里,来看望他的人围了一大厅。

志敏:人家夸他聪明吧。

叔河:演木偶戏,要进入木偶的灵魂才算入门。

大山,苍苍茫茫,重重叠叠,山里的人,隐在其中,和山村融为一体。

志敏:小时侯,妈老是给我讲山里的事情,我就问她,山里人为什么要住在山里?

叔河:你妈怎么说?

志敏:她说,山里人住在山里,就象脚放在鞋里,谁穿谁知道舒服。

厅里的歌声浮上来,飘过去,伴随父子对同一个女人的想念。

两人站着,望着村庄。

叔河:你妈跟了我那十年,我也让她等了十年。

儿子回过头,看着父亲。

木偶让年迈的老人忘情,我也好奇了。

叔河想起要抽烟,一看桌上的烟没了,想放下手中正在拆的小戏台,志敏说:烟在那里,我去拿。

叔河:房间抽屉里有。

志敏进屋打开抽屉,从一条烟里,抽出一包,再放回原处,突然看到一份病历书。他打开一看,这份病历让他非常吃惊。

志敏把病历书放回原处,拿着烟走出房间。此时的叔河已经把戏台拆完,整理好,坐在那泡茶了。

志敏边走边拆烟,从里面抽出两根,一根给叔河,一根自己抽。

志敏:彩玲为什么还不结婚?

叔河:等你。

志敏:等我干吗?

叔河:你走之前不是定下了婚事了吗?你不在这几年,这个家她没少操心。

突然,志敏转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话题:你这几年身体还好吧?

叔河被志敏这一问,有点突然,但也没太在意,回答一句:没什么病了,就是偶尔得了点感冒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志敏:是不是需要钱治病?

叔河:哦,是需要钱。你父亲这些年来也累了,我知道你也不想也不会接的这担木偶

志敏听这话,心里感觉很凄凉的。

12.彩玲家日内

志敏走进彩玲家,正好吉叔也在。

志敏:吉叔,在忙什么呢?

吉叔看到志敏:志敏来啦,里面坐,彩玲,你志敏哥来啦,快,泡茶。

志敏忙说:不用忙了,我刚在家喝了,没事出来走走

13.彩玲家大厅日内

彩玲提开水瓶过来:志敏哥坐,我给你泡茶。

志敏;我刚才看到我爸好象很累,是不是病了?

彩玲:这几年一直就是这样。

志敏:心脏病吗?我看到抽屉里的病历是这样写的。

彩玲:其实,叔河师生病已经好几年了,可他还是坚持逢年过节去演出。

志敏:为什么不去医院?

吉叔正好过来,听到他们的说话:那来的钱,每次演出也不过百来块钱,出去一二个月,也不过赚几百块钱,这些钱一部份用在你妈的病上,一部分供你上高中。戏担里的木偶还要买新的。

彩玲:那年你遇难时,叔河师没来得及赶回来,是因为那天叔河师夜里赶回来时从山上掉到沟里,要不是我爸他们把他送到医院,也许你也见不到叔河师了。

志敏:吉叔为什么没告诉我?

吉叔:还没等我们说,你就气汹汹离开了,这一走就是三年。

志敏:那现在怎办。

吉叔: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们想成立一个木偶团,想出钱买几尊古老一点木偶冲冲戏班子。

志敏:我们那来的古木偶。

吉叔:你父亲那但木偶。

彩玲:别听我爸乱说,这但木偶不能卖的。

旁白:吉叔终还是说服了志敏,当晚,我把木偶偷出来卖了。

14.叔河家日内

早上,叔河重复着几十年来一直重复的祭祀仪式,当他打开木偶箱时,发现少了几尊木偶,还以为是在志敏那,就走到志敏的房,问志敏:你把木偶箱放在那里了。

志敏:什么木偶?

叔河:的那几尊木偶。

志敏拿出一包钱,放在桌上:我把它卖了。

叔河:什么,你把他卖了?你真的卖了?

志敏:有个人想办一个木偶剧团,缺几尊古木偶冲戏神,出的钱还可以,我就卖了,你也可以到医院把病治了

叔河大骂: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这是下来是不能卖的,这是卖祖宗,这是败家子

志敏:我这是为你好

叔河拿起桌上的钱,扔给儿子:用不着,你把钱退还给他,把木偶给我拿回来,拿不回来,你就不要回来,

志敏穿上衣服,拿着钱跑出房间。

15.村里路上日外

彩玲:志敏哥。我听我爸说,你把家里的木偶卖了。

志敏:我是想,卖了他给父亲治病

彩玲:你真糊涂,叔河师早就想好了。

志敏:怎么回事?

彩玲:去年,市闽台缘博物馆在增建木偶展览厅,要收购一批古木偶,叔河师知道没能再接这担木偶,就答应卖给了市博物馆。

志敏:你怎不早说,你爸不知道这事吗?

彩玲:他当然知道,就是他不愿意让叔河师把木偶卖给博物馆。

志敏:怎会这样?

彩玲:你还快点去把木偶拿回来。

志敏点点头:那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爸。

16.叔河家日内

彩玲走进叔河家,厅里没人,走到房间一看,叔河躺在地上,彩玲赶紧过去:叔河师

叔河摇摇手:家门不幸,败家子

彩玲赶紧把药拿给叔河吃。吃完药后,叔河慢慢起身躺在床上,彩玲帮他把被子盖好。

彩玲:叔河师,这事都怪我爸,都是我爸出的主意。

叔河摇摇头:怎么回这样?

彩玲:志敏哥卖木偶是想给你治病。

叔河:给我?

彩玲:他看了你的病历书后来问我,我把你生病的事告诉了他,所以他一直想怎么筹钱给你治病。

叔河:是这样,可他也得告诉我一声,怎么能把木偶卖给文物贩子呢。

彩玲:志敏哥知道自己错了,他现在正去要回木偶

风寒风热感冒病因
连花清瘟有什么作用
感冒流鼻涕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