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定信息港 > 汽车

仙道至圣第八十九章萧炫

发布时间:2020-01-23 09:51:36

仙道至圣 第八十九章 :萧炫

能够在天就找到这里,发现《尽心篇》这样的传奇武学,伏昊不认为这仅仅是偶然,更不要说在感应到自己的刹那,来人竟然主动放弃《尽心篇》离开!

从某种意义之上来说《尽心篇》不是他们的目标。

那他到天书陵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杀人吗?

伏昊疑惑许久,脸色越来越凝重,无论是什么目的他都必须要阻止,不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也不是心系苍生,仅仅报恩,天书院对他有恩而已。

少年起身,化为白影消失在陵园之中!

脚踏水风行步,每一步踏出,平淡的空间尽宛若涟漪一般扩散而开,磷光闪闪,少年的身影化为光盾向着远处离去,奇快无比……

水风行步虽为基础武学,但是消耗巨大,以前洗髓境的伏昊也仅仅只敢在与人对战的时候施展而出,而今晋升紫霞境,修为早已经天翻地覆,这点消耗还是承受得起,再加上随着修为的提升,水风行步的真正威力也尽数展现而出。

此时的速度不知道要比之前快上多少倍!

下午……

伏昊来到一片荒野之上,身影慢慢停下来,终落在荒野之上,看着前方那具死像惨烈的尸体,一剑封喉,全身上下血液尽数被吸干。

此时躺在地上宛若一推焦炭。

伏昊无奈摇了摇头,看着身旁留下的迹象应该刚刚惨死不久,只是不知道原本躲躲藏藏的炼血堂之人为何突然之间对进入天书陵的人下手,并且还选择这种极其残暴的手法!

来不及仔细思考,伏昊就地将其埋葬之后就再次上路,这次他的步伐更加快上三分,宛若白驹过隙一闪而逝,但是就算如此,伏昊迟迟没有追上炼血堂的人……

又是一天流逝,黄昏之下。

呜呜的风声吹响,此处的风声,似乎是从异空间吹来,显得是异常的冰凉而森冷,伏昊顺着那道气息,一路追至一片神奇的花海,这片花海,竟然是黑色的。

黑色的花,无边无际,散发著一股奇特的阴森气息,这里似乎已经渐渐脱离了天书陵的核心范围,天书陵本身自成一方世界,存在这种地方倒也不奇怪。

但是炼血堂的人来到这里做什么?

只见花海之中一位少年,眉毛狭长如凤尾,双眼血红,脸色微微显得有些苍白,身穿一袭绯红轻衫,衫上绣著四五朵妖艳樱花,青丝如瀑。

花海之中少年没有在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伏昊的到来,少年微微转身,脸颊之上流露出一丝邪笑,血红的双眼看向伏昊。

伏昊微微一愣,停下脚步,脸色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他预料到或许自己能够追上这人,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会在这里主动等他,显得有些意外,也有些疑惑。

但是无论如何追上来!

伏昊调整气息,目光看向少年的双眼:“你在等我。”

“不然呢?”

“你就这么确定一定能够战胜得了我吗?”伏昊询问,前方的少年确实很强,紫霞境中期,这个年龄有这样的修为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更不要说对方出自炼血堂,这个异常诡异的组织!

种种奇妙的手段,再加上天邪术这种鬼神莫测的武学,不是一般紫霞境中期的强者能够相比的,但是如今的伏昊已然已经是紫霞境初期强者。

以他无双的根基也不是没有一战的能力,可是对方竟然站在这里等他,这是自大还是……

相对于伏昊疑惑,少年确实镇定自若,双眼睥睨伏昊:“你不该跟来,来了就不该活着。”

“实际我来不来真的有差别吗?天书陵之中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残害如此多的人,你以为天书院不知道,你以为凭借你现在的修为逃得过天书院的制裁?”伏昊问道。

少年微微皱眉:“杀人……”

他的脸色一丝疑惑,好似不知道这件事情,又似在想什么。

伏昊微微一愣:“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不至于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吧。”

“嘿,笑话,我血烈怕过吗?杀了又如何,不过是一群蝼蚁……”他的双眼很冷,在那双冷淡的双眼之下伏昊看不出丝毫的人情。

伏昊不想和他在这件事情之上纠结:“你出自炼血堂。”

“知道又何必问?”

伏昊一惊:“炼血堂真的还存在,当年联合神州之力竟然未将你们铲除干净!”

“嘿,铲除我们,你是在说笑吗?无知……”

伏昊怒瞪了少年一眼,这少年很狂,不是一般的狂,在他眼中神州似乎不值一提,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却看不正局势的人伏昊不削理会。

“进入天书陵究竟是想做什么?”这似乎才是伏昊真正关心的问题。

但是这话一出,对面的少年尽微微一愣:“想做什么,我也想知道想做什么?”

看着少年一脸邪笑的样子,伏昊不由怒火焚烧:“你在找死。”

这是他次这么直接的骂一个人,通读三千道藏平日里他都将自己所有的情绪藏得很深,一般不会表现在口舌之间,这不是虚伪,而是素质。

但是今天,面对这少年他尽燃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少年真的让人很讨厌,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一向不喜欢杀人,但是他杀人很果断,就像当初在蛮荒斩杀杨云一般,不需要理由,更不要犹豫,仅仅需要一剑就足以。

他的剑意从双眼深处迸发!

凝聚成一股寒风,目光落出,伴随着一阵噼啪的清脆响声,朵朵漆黑的花朵瞬间化为零散的碎片,随着微风,轻轻飘落,天书陵显得有些寂静。

少年邪笑的脸颊慢慢僵持,犀利的目光看向伏昊。

三个月的修炼自然不仅仅是修为的增长,有些东西本身就是水到渠成,曾经的四年时间伏昊除去研读三千道藏之外也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那就是练剑!

应该说是十年,十年的时间都沉迷在剑道之上。

开启剑觉这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不过因为修为的原因一直没有丝毫成效,直到突破坐忘,凝聚丹田,开辟魂识之海的刹那,他的剑觉才真正外放。

剑觉乃是一种天生的直觉,也是一种意识的形态!曾经也被称为意识之剑,是剑道之中一个特殊的境界。

实际剑道便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真正明白剑道的人都知道,以剑御道包含森罗万象,汇聚三千大道,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世间万物尽系于一剑之上罢了。

这是一条博大精深的道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无数强者在这条大道之上不断探索,终各有所成,但是却无法真正归结何为剑道,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产生剑觉便意味着离这条道更近了一些。

亦或是说注定在这条道路之上学有所成!

当然,剑觉这东西有人天生,也有人后天开启,孰好孰坏这谁也不好说,只需要明白每一位觉醒剑觉的强者都足以让对手慎重对待就足够了。

伏昊展现出剑觉,也同时表明了他的心意。

杀是他的选择,两人之间原本没有交集,但是在此刻却是唯有杀,唯有生死。

少年皱了皱眉,虽然严肃很多,但是他自然敢留下来在这里等伏昊,自然也就不会害怕,更不会胆怯,他的双眼之中战意萌发,鲜红的血色弥漫。

注定旋起一场生死之战!

伏昊藏在袖子之下的手掌缓缓探出,金色古剑悍然上手,顿时之间九鞘晨曦在此现世,璀璨的金芒宛若晨曦之光,照亮一片漆黑的花海,显得有些夺目。

就在伏昊拔剑的刹那……

忽然远处一道清风刮过,随即只见一道身影伴随即踏着稳重的步伐,宛若山岳一般沉稳,一步一步急速的向着这边赶过来,不到片刻的时间已经来到战场。

突然生的变故让伏昊微微一愣!

光芒一闪手中金色古剑消失,倒不是害怕,而是来人不知道是敌是友,他不敢贸然出手,只能暂且收回古剑,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再做打算。

那是一股异常沉稳的气息,厚重而朴实。

那位一位普通的少年,浓浓的眉毛,普通的脸颊,一身淡淡的青色长袍,对于这人伏昊不陌生,倒不是有什么交际,而是当初在大长老的小院之中他站在了前面。

不知道那是不是代表着这人的身份,但是那是确实给伏昊印象深的一人!

因为他的双眼很温和,也很淳朴,带着淡淡的善意,让人哪怕仅仅只看一眼也倍加亲切。

但是在看到来人的瞬间,伏昊身后,站在花海之中的炼血堂少年血烈确实瞬间瞳孔瞬间皱缩,脸色剧变,显得异常恐慌,甚至身影忍不住向后微微退去几步。

伏昊微微一愣!

目光瞟了一眼血烈之后落到前方的少年身上,有些好奇,这少年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让堂堂炼血堂的血烈在看到他的瞬间宛若见鬼一般吓得亡魂揭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似乎来人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血烈一眼。

成都市第二中医医院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在线咨询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阳白癜风医院
黑龙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